Category: 肖丽的博客

0

對奶奶的回憶

29, 01, 2015 03:40a.m. 突然想起了奶奶在醫院的日子,思緒猶如潮水般不斷浮現在腦海裡,怎麼也睡不著,索性爬起來拿筆記錄下那段難忘的日子。 她其實是我先生的奶奶,但是我對她卻有著很深厚的感情,這或許與我從小沒能在我親生奶奶身邊長大的緣故有關吧。 2011年當我來到保加利亞,這片我所愛之人成長的土地,見到了這群可親可愛的家人,其中就有這位慈祥的老人——Баба Пенка奶奶。到達的第一天韓裴就帶我去了離家十米開外的老房子看望她。 像 所有其它的保國房子一樣,紅瓦白牆的小房子,低矮的圍牆,房前是個園子,種滿了各種鮮花,一旁還有一片菜地環繞著一個不大不小的溫室。頭髮花白的奶奶見到 我高興地親吻了臉頰,樂呵地與韓裴不斷的說叨著什麼,可惜那時我還不會保語。記得她很熱情的讓我參觀了她的園子,品嚐鮮嫩的黃瓜,還略帶自豪的讓韓裴告訴 我這將來是給我們的,希望我也能好好照顧它。 之 後由於韓裴工作的緣故,暑期的假期結束後,他便回去了佛山任教,而我則留下來待產。對於語言不通的我來說當時的日子是挺無聊的。白天大部分時間一個人在家 閒著。想著奶奶也是一個人閒在家裡,於是我開始拿起保語課本與字典,自學起保語來,為了去奶奶那裡能與老人家溝通,有時抄些常用的詞語或短句在小本兒上帶 去。 只 要在家每天我都會去那與奶奶待一段時間,慢慢地我積累的保語詞彙多了,明白的也多了,也開始了與老人家的簡單溝通。雖然大部分時間我是聽著奶奶在用保語講 述著生活裡的故事,偶爾明白些,可我每天都很享受那段時光,或是在外面長凳上一同曬著秋日的太陽,或是一同在園子那頭拾些核桃,記得她總擔心我這孕婦身 子,連一還不過籃球大的小桶核桃都叫我別提。還記得我曾寫過一篇文章,關於我們在門前長凳上坐著聊天,她給我剝核桃吃,那是多麼溫馨的一幕。 之後Toshe出生,我依然會在陽光明媚的日子帶他一起去看奶奶,直到我們一家人回去佛山時。 2013年我們全家返回保國決定定居下來,Toshe也長大了,不像以前一樣總是坐著推車去奶奶那。那個秋天,我總是帶著他到奶奶那玩上一會兒,然後再到村子裡散步,亦或是散步回來再去奶奶那待上一陣子。回想起來,奶奶應該也很享受那段與小傢伙一起玩皮筋兒、火柴棍的日子。 2014春天到來之時,奶奶還親自教我如何在牛奶杯子裡培育蔬菜幼苗。因為保國的冬天時間比較長,一般要等到四月份的氣溫才相對穩定,所以大部分人都會提前在室內培育好西紅柿、黃瓜等蔬菜幼苗,等它們長大了再植入園中。在她的帶領下,我也培育出了不少國內帶來的蔬菜。 春夏之時,或許是年邁體弱的原因,也可能是因為多年的病症,奶奶終於同意住院治療了。在她住院的那段日子,我們時常帶著Toshe到醫院探望她,帶去些她喜歡的東西等。也因為這,Toshe對醫院漸漸熟悉起來,一到那便提及Баба Пенка的名字,甚至都記住了奶奶的病房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