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中文

0

热烈祝贺《红楼梦》在保加利亚出版发行

[«Горещи поздравления по случай издаването на “Сън в алени покои” в България», автор: Ин Яли, съветник по културните въпроси в Посолството на Китайската народна република...

0

保加利亚索非亚孔子学院举办莫言小说《生死疲劳》首发签售仪式

信息源:北京外国语大学汉语国际推广网 在中国羊年春节即将到来之际,保加利亚迎来了中国文学作品翻译出版的一件盛事——莫言长篇小说《生死疲劳》首次被翻译成保加利亚语,并由LETERA出版社出版。为此,索非亚孔子学院于2015年2月16日,在索非亚大学“镜厅”举办了《生死疲劳》保语版首发暨签售仪式。 保加利亚汉学家韩裴(Petko Hinov)先生用了近一年*的时间完成了《生死疲劳》的翻译。他在首发式上,简单介绍了这部长篇小说的内容和与语言特色,并讲述了自己翻译过程中的乐趣和 克服的一些困难,并就观众提出的人名以及中国成语翻译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韩裴也曾先后把《三十六计》、《围炉夜话》等书翻译成了保语。 莫言另一部小说《檀香刑》的保语译者——普罗夫迪夫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教师Stefan Rusinov先生,从整体上介绍了莫言小说所关注的人生及社会问题,及其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的地位。 索非亚孔子学院保方院长安东尼娅博士在致辞中,也回顾了2014年9月有幸邀请到莫言来到索非亚大学演讲并接受索非亚大学荣誉博士学位的过程和双方友好交流的情景。 索非亚大学东方语言文化中心主任费多托夫(Alexander Fedotov)先生、孔子学院中方院长葛志强教授及汉语教师、保加利亚各界文学爱好者、大中学生近百人,参加了此次首发仪式。大家表示,《生死疲劳》的 出版,填补了莫言长篇小说保加利亚语版的空白,对广大保加利亚读者了解莫言文学作品及其所反映的中国社会巨大变化,将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 _______________ *其实,翻译《生死疲劳》我只用了四个月,不知新闻记者为何说“用了近一年的时间”?

0

對奶奶的回憶

29, 01, 2015 03:40a.m. 突然想起了奶奶在醫院的日子,思緒猶如潮水般不斷浮現在腦海裡,怎麼也睡不著,索性爬起來拿筆記錄下那段難忘的日子。 她其實是我先生的奶奶,但是我對她卻有著很深厚的感情,這或許與我從小沒能在我親生奶奶身邊長大的緣故有關吧。 2011年當我來到保加利亞,這片我所愛之人成長的土地,見到了這群可親可愛的家人,其中就有這位慈祥的老人——Баба Пенка奶奶。到達的第一天韓裴就帶我去了離家十米開外的老房子看望她。 像 所有其它的保國房子一樣,紅瓦白牆的小房子,低矮的圍牆,房前是個園子,種滿了各種鮮花,一旁還有一片菜地環繞著一個不大不小的溫室。頭髮花白的奶奶見到 我高興地親吻了臉頰,樂呵地與韓裴不斷的說叨著什麼,可惜那時我還不會保語。記得她很熱情的讓我參觀了她的園子,品嚐鮮嫩的黃瓜,還略帶自豪的讓韓裴告訴 我這將來是給我們的,希望我也能好好照顧它。 之 後由於韓裴工作的緣故,暑期的假期結束後,他便回去了佛山任教,而我則留下來待產。對於語言不通的我來說當時的日子是挺無聊的。白天大部分時間一個人在家 閒著。想著奶奶也是一個人閒在家裡,於是我開始拿起保語課本與字典,自學起保語來,為了去奶奶那裡能與老人家溝通,有時抄些常用的詞語或短句在小本兒上帶 去。 只 要在家每天我都會去那與奶奶待一段時間,慢慢地我積累的保語詞彙多了,明白的也多了,也開始了與老人家的簡單溝通。雖然大部分時間我是聽著奶奶在用保語講 述著生活裡的故事,偶爾明白些,可我每天都很享受那段時光,或是在外面長凳上一同曬著秋日的太陽,或是一同在園子那頭拾些核桃,記得她總擔心我這孕婦身 子,連一還不過籃球大的小桶核桃都叫我別提。還記得我曾寫過一篇文章,關於我們在門前長凳上坐著聊天,她給我剝核桃吃,那是多麼溫馨的一幕。 之後Toshe出生,我依然會在陽光明媚的日子帶他一起去看奶奶,直到我們一家人回去佛山時。 2013年我們全家返回保國決定定居下來,Toshe也長大了,不像以前一樣總是坐著推車去奶奶那。那個秋天,我總是帶著他到奶奶那玩上一會兒,然後再到村子裡散步,亦或是散步回來再去奶奶那待上一陣子。回想起來,奶奶應該也很享受那段與小傢伙一起玩皮筋兒、火柴棍的日子。 2014春天到來之時,奶奶還親自教我如何在牛奶杯子裡培育蔬菜幼苗。因為保國的冬天時間比較長,一般要等到四月份的氣溫才相對穩定,所以大部分人都會提前在室內培育好西紅柿、黃瓜等蔬菜幼苗,等它們長大了再植入園中。在她的帶領下,我也培育出了不少國內帶來的蔬菜。 春夏之時,或許是年邁體弱的原因,也可能是因為多年的病症,奶奶終於同意住院治療了。在她住院的那段日子,我們時常帶著Toshe到醫院探望她,帶去些她喜歡的東西等。也因為這,Toshe對醫院漸漸熟悉起來,一到那便提及Баба Пенка的名字,甚至都記住了奶奶的病房位置。...

0

無盡滄桑:《生死疲勞》譯者筆記

2014年9月27日下午,莫言作品研討會在索菲亞大學舉辦。莫言與保加利亞作家、學者、文學翻譯家和媒體就他的文學創作風格以及“尋根文學”等問題進行了討論。下面是我當時講的一段簡短的發言。   無盡滄桑 《生死疲勞》譯者筆記   © 2014—2015 Lettera 出版社,漢保翻譯:韓裴。顧問:肖麗 尊敬的莫言教授,尊敬的保加利亞文學和各界代表, 當著一位偉大作家的面來談他的作品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生死疲勞》是一部引起了強烈反響的小說,作為這部書的譯者,要來談一談對這部作品的個人感受,這更讓我覺得有些惶恐。 一部跨越了五十年的家族史詩 全文